中国男人的早泄程度,在全世界排第几?

1.早泄成因还未知

各种小广告反映了公众的认知和市场的需求。

比如举世皆同的“阳痿早泄”广告,就说明患者经常同时体验两种疾病,但没法区分这两种疾病的病因。有这个盲点,各种江湖郎中就好下手骗人了。

其实呢,别说普通人没法区分,即使专业的医学研究者,也在这个难题上也遇到了瓶颈:勃起功能障碍的形成机制已经被研究得非常透彻,药物治疗有对应的科学依据。但早泄却不是这样。

早泄的成因,现在还不完全明晰。对阳痿的研究已经很精确了,连神经信号传导过程是由具体哪些生物酶与生物糖分子在参与都弄清楚了。而早泄的成因,现在仅仅可以确定的是:后天习得性早泄可能跟后天的性生活经历、抑郁症等心理体验有关,生理性早泄可能受到基因遗传影响、也可能与大脑旁巨细胞核的功能有联系。

说得更简白,就是全世界的医学专家都在说:早泄成因正在研究中,有进展,没答案。

 

2.心火虚会早泄,心火旺也会早泄?

既然早泄病因未知,那么中医发挥的空间就来了。反正当代医学没有现成答案反驳,中医随便扯什么都无所谓。

按中医的说法,早泄的成因无外乎“肾气不足、肝经湿热、心脾两虚、阴虚火旺、心肾不交”,总之就是从这几种中任选几样搭配。这其实就和没说一个样了。因为“心肾不交”主“心火旺盛,肾水衰亏,水火不济”,而“心脾两虚”主“心血不足,心火不得旺,脾土不生”。

也就是说,按中医理论,心火旺盛会早泄,心火虚亏也会早泄,而普通人哪来心火不旺不亏的完美状态呢?岂不是说只要是个男人就会早泄?这般诊病,比掷硬币的难度还低,至少掷硬币还有一半机会蒙不着。

 

3.早泄可治吗?

当然,既然中医敢夸口说能解释早泄成因,那就得拿出治疗办法来。

而中医们的确拿出了很多新药方,这些据研发者称疗效显著的药方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中药药方配上抗抑郁症的西药,比如“知柏地黄丸+百忧解”、“柴胡舒肝散+达泊西汀”、“宣志汤+舍曲林”。

这种“中西医结合疗效好”的掩耳盗铃,近年来吃药的人们已经看到厌烦。路人皆知,如此配方,其实就是中药扯大旗西药起疗效,和靠鸦片碱起效的甘草片、靠扑热息痛起效的大青叶片、靠伟哥起效的虎鞭酒是一路货色。

是的,现在治早泄最有效的药,只有抗抑郁药。尤其是达泊西汀、舍曲林等“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类药物,服用后见效既强且速,不亚于用伟哥来治不举。

不过这也是误打误撞发现的。因为医学界发现某些生理性抑郁症患者身上表达异常的基因,在先天性早泄患者上同样表达异常。所以抱着“试试看能不能同样医好”的心态,试验出了抗抑郁药的早泄疗效。但这种相关性不代表因果性,抑郁基因不是早泄成因。

按照2007年阿拉伯国家的研究结果,服用SSRIs类药物后,重度早泄患者的“阴道内射精潜伏时间”——也就是实际的插入后至射精前时间——翻了三到四倍,虽然是从不到一分钟延长到三至四分钟,却也是翻天覆地的质变。按照2001年深圳大型男科诊所的患者反馈,服用SSRIs类药物后,早泄患者配偶承认的性生活改善率达到86.92%

然而,因为早泄成因未知,所以抗抑郁药治早泄的具体药效动力学也未知,仍然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中。不过,抗抑郁药治早泄的副作用与风险比其他任何手段都要小多了,一点点头晕、失眠、便秘、食欲减退,比起性生活和谐,代价少少啦。

路边小店买的“延时喷雾”,本质上就是速效外用麻醉剂,虽然能降低丁丁的感觉阈值、麻木下体,表面上防止早泄,但既不治标也不治本,还有10%左右的诱发阳痿可能。

至于阴茎背神经阻断手术,见效的确显著,但有11.8%的并发症几率,包括但不限于丁丁浮肿、勃起时丁丁头疼痛、缝线开裂等等。该切断多少神经分支,医学界现在亦无定论,万一医生切多了,会导致终生不可逆性的阳痿……

4.中国的早泄研究情况

由于早泄病因不明,给中国的早泄治疗与研究带来了很多尴尬。

最尴尬的莫属于广泛地域性数据的缺失了。阳痿的地域性详尽病患数据至少在中国大陆13个省份有,但袁老师所见到的早泄的详尽病例数据只在安徽有。这并不是说安徽男性早泄最严重,是因为地域性数据只在这地方有详细可信版本。

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京、沪、中国每个有条件省会的医科大学与业界领头医院都有足够的阳痿研究数据与治疗成功案例,因为可以借鉴国外的成熟技术。但早泄的深度研究只有安徽医科大学的研究团队在数年不懈地持续做。

由于没法像京沪的阳痿研究者一样能够获得全国与地方采样的资源支持,安徽医科大的研究人员只得每次都从本省采样。如此,在文献表现上会出现不同年份的“安徽男性早泄比例如何如何”的统计偏差,并不是安徽男性比外省男性差。

5.中国人早泄不算严重

说回来,到底中国大陆男人(在信息空白状况下姑且认为安徽可以作为样本)的早泄程度在世界上排第几呢?

这其实真挺难说的,因为“早泄”与否和丁丁长短一样,经常是医疗诊断正常、但诚实作答的受访者本人认为不行。如此心态,反映在调查数据上,就是自行报告的“早泄”比例远高于医生实地诊断或用量表测评的比例。

比如用不甚严谨的量表、或者干脆让受访者自由发挥的医学调查中,2010年在加纳测出的男性早泄比例是64.7%,2012年在阿拉伯语国家测出的男性早泄比例是83.7%。

但让医生实诊或者用严谨量表测评的医学调查,男性早泄比例就低多了。2004年阿根廷测出的比例是28.3%,2005年意大利测出的比例是21.5%,2010年土耳其测出的比例是19.8%、挪威测出的比例是27%,2012年中国安徽测出的比例是25.8%,2013年韩国测出的比例是21.7%。

以此观之,中国男人的早泄程度,在世界中游,不高也不低。

 

6.早泄标准到底是什么?

早泄评价的量表也有严谨与否的差别吗?的确是有的。

在2007年前,最标准的早泄诊断标准来自1994年“美国精神病协会”颁布的《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第四版》(DSM — IV):

A. 持续地或经常地在自我意愿之前发生射精和在最小的性刺激下于插入前、插入时或刚刚插入后便射精。医生在判断时必须考虑到影响性兴奋持续时间的诸多因素,如年龄、情境或性伴侣的改变和性活动的频率等间接因素的影响,如两次性高潮之间的间隔越长,射精时间必然越快。

B.这种情况明显地引起本人的痛苦和人际关系(伴侣之间) 方面的困难和紧张。

C.需排除由于如鸦片类物质的戒断症状所产生的直接影响。

这个标准的确详细啦,但是缺一个最关键标准:到底几分钟算早泄?如何量化评判?

2007年与2013年,“国际性医学会”推出并更新《早泄诊疗指南》,除了引用上述标准,还加了可量化的时间判定:初次性体验男性的“阴道内射精潜伏时间”短于1分钟属于先天性早泄,有性经验男性的“阴道内射精潜伏时间”逐渐缩短到少于3分钟属于后天习得性早泄。这一标准也被2013年更新的《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第五版》(DSM — V)采用。

在此之外,“国际性医学会”还和“美国精神病协会”共同推出了《早泄诊断量表》,早泄程度终于可量化了。量表汉化版如下:

这表与《国际勃起功能问卷》相反,分数越高,早泄越严重。20分是“刚脱了裤子就不行”的极重度早泄,11分以上是明显早泄,9-10分是轻度早泄或可能有早泄,8分以下是正常无早泄,0分是理想状态的生猛奇伟男子,只配生活在神话故事与特种小说中。

读者们可以试着自行评估,还是要记住作答诚实,切忌自欺欺人哦。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